济南新闻网

汇通人才网

导读:本日,进入世乒赛的决赛和半决赛日,多场角逐都上演中国选手的内部对决。当然也让我们见识了梁靖崑与日本选手丹羽孝希的过山车式

来源:济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10-22 浏览次数:

生意社10月21日讯

  10月20日,由江西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期货交易所主办,金瑞期货承办的第八届中国有色金属现货期货互动峰会在深圳五洲宾馆举行。有色金属现货与期货业主管部门领导、知名经济学家、有色金属市场专家出席会议并发表精彩演讲。和讯期货全程参与专题图文和视频直播。

  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在会上发表“利率、汇率和商品市场展望”主题演讲。付鹏表示,以铜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需求,但是商品需求分成两大类:真实性需求和金融性需求。金融性需求对价格的影响是很关键的。2012年之后,大宗商品去掉金融化回归到实际变量,回归实际变量就是由真实的供应需求来决定,全球的大宗商品进入了非常明显的熊市。大宗商品的需求情况主要看利率。另外,2008年经济周期深层次的问题没有解决。

  以下是付鹏的演讲实录:

  付鹏:非常荣幸今天有一个简短的时间跟大家做分享,关于利率、汇率和大宗商品。

  大概在2012年、2013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日记跟大家分享大宗商品十年的故事,关于2002年到2012年十年的大宗商品的逻辑和框架。其中对于结论说得非常清楚,2012年是这场十年大宗商品游戏的结束,其中2012年到现在又是7年过去了,我们在2015年又大量回到海外,最近几年主要是在海外市场做这些工作。对于商品的布局,扣除能源以外,商品的布局已经相应减少很多,但是能源的布局增加了一些。2016、2017年在美国设立了一家能源公司。能源其实跟大宗商品核心逻辑不太一样,还是按照商品的供应方法,但是更多地放在利率端考虑问题。

  2012年写关于大宗商品10年的故事,我们说一定要清晰过去10年商品。铜,大概从2000多美金飙到2005年的8000美金左右,商品价格的幅度已经远超于过去从60年代到2000年的商品幅度。

  很多做传统商品的人会讲需求,经常会说起需求,第一件事情就讲起2000年开始中国需求的激增,确实中国带来繁荣的10年,在这10年对大宗商品市场确实很关键。但是我在文章中讲得很清楚,需求不是大家简单理解的经济增长带来的需求增长,需求中有很多变量。比如说的在2009年到2014年做的贸易性融资,这个东西也算需求,但是这个东西是否需要用掉?不需要用掉,尤其是铜这东西,这些东西又放不坏。这种是金融性需求,银行给你做的仓单融资是否算需求,当然也算需求。

  金融性需求对价格的影响是很关键的,传统的分析或者是经济分析,说需求用掉就好了。我当时还担任各家金融机构的顾问,担任顾问时大家的报告拿过来看第一件事情就是电力投资怎么样,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怎么样,家电投资怎么样,这是很传统的大宗商品分析方法,假设的就是中间没有贸易商,中间没有银行、金融系统,这个东西生产出来就是要用掉的。谁告诉你商品生产出来就是要用掉?需求要分成两大类:一、真实性需求;二、金融性需求。

  2000年到2012年就是在这两个需求中进行打架,传统需求就是通过经济的增长带来的需求,比如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很多做商品的老人发现华尔街做商品很厉害,因为金融性需求中间的杠杆提供、金融衍生产品的提供更多是由华尔街提供的。可以说前半段的商品价格,如果是3000美金很多人就看不懂了,2003年的时候铜突破有记录以来的新高,很多人不理解这个铜价为什么能够涨这么高,因为2000年华尔街大规模地涉及到大宗商品的金融产业链当中,这是差不多这5、6年中国在做的事情,

狗鳄

中国访美学者章莹颖的家属代理律师史蒂文·贝克特2日称,根据罪犯克里斯滕森辩护律师提供的材料,章莹颖的遗骸

,而在十几年前的5、6年间华尔街就已经做了。现在我们上的期货、期权各种产品,我们这十年玩的东西,在二十年前华尔街就已经做完了。

  矿山、融资、冶炼厂融资,这些东西欧美加杠杆,十年前我们开始加杠杆,金融模块进行了转移而已。在2008年次贷危机前的商品定价,我们定需求端,但是并不定价。因为金融性需求、金融性定价的产品工具都不在我们手上,中国那时候需要是商品的住需要方,但是对定价没有掌握权。

  所有的事情发生在2008年次贷危机,其实欧美对金融杠杆是有约束的,这时候就发生了金融化的东迁。在东迁的过程中需求定价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在宏观上2008年有很大的错配,中国所谓的逆周期的调整来讲是没有错的,这种逆周期的调整看起来是没毛病,但是在座的各位应该给你们创造了巨大的赚钱机会。欧美的经济大规模的放缓结构性调整带来的低利率和中国逆周期下带来的通胀,带来的高息,带来的人民币升值就是一个完美的资金链闭环。有人说铜到接近1万美金时,很多人在讲是因为当年的4万亿基建,但是4万亿基建设在2009年末和2010年年初带来的价格托住,大概在中国是同6000美金左右就已经形成了。也就是重新回到6000、7000美金,我们的基差和价差开始回来,相当于4万亿把真实的需求拖回来。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Copyright © 2002-2019 济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